「科创板火速开板」张启迪:存款准备金制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股票行情  2021-05-28 18:44:43

摘要:本文首先系统地梳理和总结了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发展历史和现状。由于货币政策运行框架的变化,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弊端逐渐显现,加上存款准备金制度功能的替代,西方国家已基本放弃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后来,对存款准备金制度的研究表明,存款准备金制度不仅可以保持金融稳定,而且可以调节银行信贷,货币供应和金融市场流动性,还可以抑制通货膨胀,资本流入和本币升值。但是,存款准备金制度也有缺点,例如过度的政策调整,对信贷的影响不确定,无谓损失以及可能损害金融稳定。中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已不再适合未来的货币政策控制,主要是因为:首先,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功能被削弱;第二,存款准备金制度在调节信贷方面的有效性趋于下降。三是存款准备金制度,该制度对银行和企业的负担明显增加。第四,存款准备金制度运行的经济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今后,我们应大胆地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降低到较低水平,继续深化货币政策框架向价格型监管的转变,同时为基础货币投放方式的改革做准备。。

关键字:存款准备金;货币政策;货币供应量

中国图书馆分类号:F822.1文献标识码:A

1.引言和文献综述

存款准备金是指按国家规定准备的资金。金融机构要确保客户的需求提取存款和资金清算。金融机构按规定向中央银行支付的存款准备金占其存款总额的比例,即存款准备金率。存款准备金制度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规定,可以根据不同存款的种类,金额和银行规模来区分,也可以设定一个单一的比率。对存款准备金资产类型的限制通常是使用中央银行的商业银行存款作为法定存款准备金,一些国家允许将股票现金或高流动性资产(如国库券)用作法定存款准备金;第三是法定存款准备金。应计黄金包括确定存款余额和支付基准期;第四是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范围(盛松成,2015)。

存款准备金制度是在中央银行体系下建立的。美国于1863年首先合法地要求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支付存款准备金。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初衷是确保存款的支付和清算,然后逐渐发展成为货币政策工具。和。中央银行通过调整存款准备金率来影响金融机构信贷资金的供应,间接调节货币供应量。然而,在1980年代以后,由于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固有问题和政策环境的变化,西方国家逐渐放弃了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并将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到非常低的水平。到2004年,几乎所有西方国家都不再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中国人民银行自1984年独立行使中央银行职能以来,还建立了存款准备金制度。存款准备金工具已逐渐成为中国人民银行最重要的货币政策工具之一。中国人民银行根据经济发展需要及时,适当地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有效地发挥了反周期调整作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自2018年3月以来,随着对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逐渐增大,中国人民银行不断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增加了商业银行的可贷资金额度,并增强了金融服务金融机构服务的能力。实体经济。存款准备金工具再次发挥了作用。重要角色。

尽管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已经取得了出色的成绩,但过去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将来的成功。随着利率市场化的逐步发展以及金融和实体经济杠杆作用的增加,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弊端逐渐显现,商业银行和实体经济的负担越来越重。早在2000年初,随着发达经济体(如美国,加拿大,瑞士,新西兰,澳大利亚等)的中央银行降低或废除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国内学术界开始质疑中国是否应还废除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讨论。但是,由于当时的金融市场还很不完善,利率不以市场为导向,并且不满足使用利率作为货币政策中间目标的条件,因此主流观点是保留存款准备金。系统,但有待改进。王伟强(2001)认为,存款准备金制度是中国人民银行实施间接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之一,并将在未来长期发挥作用。只有在金融市场发达,金融监管体系完善之后,才能考虑取消存款准备金制度。季敏等。(2013年)认为,应该改革存款准备金政策,以便为基于价格的监管提供稳定的货币环境。中国人民银行克拉玛依中心支行的研究小组(2014年)认为,将来应保留一定数量的存款准备金,以便央行可以稳定市场利率,但与此同时,它应该逐步降低现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过高。徐俊阳(2015)认为,考虑到当前利率市场化还没有完成,货币政策的利率传导机制不完善,应该维持和完善存款准备金制度。但是,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应该为废除存款准备金制度做好准备。彭兴云(2005)认为,逐步减少甚至取消法定存款准备金是全球的整体趋势,中国应该为加快建立更有效的法定存款准备金制度做准备。雷学军(2013)认为,应该积极研究调整货币政策目标的时机和环境,并应采取各种基本任务来废除存款准备金制度。

1984年中国建立存款准备金制度已有26年了。关于存款准备金制度的以下问题有待回答:首先,随着人民银行货币政策框架的逐步转变的中国,再加上新的结构性货币政策(例如中期贷款工具(MLF))的广泛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的重要性下降了吗?第二,随着金融创新的不断发展,直接融资市场变得越来越发达,中国也遇到了当年西方国家所面对的货币水平含糊不清,货币供应量与经济增长之间的相关性问题。正在变得越来越弱。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最重要的量化工具的存款准备金工具的效力是否开始下降?第三,目前的商业银行承受着越来越大的经营压力,存款准备金要求基本上等同于商业银行变相向中央银行纳税,从而增加了商业银行的资本成本。当前,越来越多的人呼吁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是否应取消存款准备金要求,以进一步减轻商业银行和实体经济的财务负担?本文希望系统地梳理和总结西方国家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发展历史,从理论上全面分析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利弊,同时就存款准备金制度的适用性进行深入探讨。根据当前中国国情制定存款准备金制度。回答上述问题会有所帮助。

2.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历史和现状

(1)存款准备金制度的起源及其在美国的发展

存款准备金制度起源于18世纪的英国。当时,英格兰银行不仅发行了大量钞票,而且与政府关系密切。因此,许多商业银行都愿意在银行开设账户并存入活期存款,以满足资金清算和取款的需求。这些活期存款足够了。视为初始存款准备金。应当指出,在英格兰银行存入存款准备金是商业银行的自愿行为,没有法律强制性要求。现代存款准备金制度起源于美国,是世界主要国家的代表。它还对其他国家的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下面我们以存款准备金制度的演变为主要内容,介绍美国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发展历史。

在20世纪1920年代之前:票据流通便利,政策效果增强

p在早期,美国商业银行不需要支付存款准备金。当时,美国没有统一的货币,银行票据主要充当信贷中介机构。由于票据发行者的信用状态信息的透明度较低,因此银行票据本身的赎回成本很高,并且只能在很小的范围内使用。为了促进银行票据的流通,纽约和新英格兰的银行于1820年开始建立自愿赎回安排。根据上述安排,一家银行同意以面值赎回另一家银行的票据,但条件是开证行应在赎回银行的帐户中保留足够的实物(黄金或等值货币)存款,以支持银行汇票。从本质上讲,这些存款代表了历史上的第一笔存款储备。尽管在随后的几年中,一些州开始要求银行保留银行票据的存款准备金,但直到1861年内战爆发之前,大多数州仍没有存款准备金要求。

1863年,国民银行美国通过了《银行法》,首次在国家一级建立了存款准备金要求,以便利银行票据的发行。美联储成立于1913年,开始履行最后贷款人的职能,减轻了银行系统临时流动性需求的影响。建立联邦储备系统后,法定存款准备金作为流动性来源的作用几乎消失了。从那以后,存款准备金工具逐渐发展成为货币政策的补充。美联储已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来增强公开市场操作,贴现政策和信贷政策的效果。尽管美联储的建立减少了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必要性,但美联储仍要求银行维持法定的存款准备金。当时,中央储备城市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18%25,储备城市银行为15%25,国家银行为12%25。由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然很高,银行已经放弃了更多的利息。为了减轻银行的经营压力,美联储在1917年将上述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分别降低至13%25、10%25和7%25。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银行存款准备金的负担仍然越来越重。

2.220和1940年代:调节银行信贷

在1920年代和1930年代,美联储加强了其作为最后贷款人的作用。1931年,美联储开始将法定存款准备金视为影响银行信贷扩张的工具,认为要求银行为新存款维持法定存款准备金将有助于遏制信贷的过度扩张。但是,从实际的角度来看,存款准备金要求对抑制1920年代后期信贷的快速增长几乎没有影响。它几乎没有帮助。在此期间,美联储用来影响信贷的主要工具是贴现率。由于贴现率通常保持在市场利率以下,因此,银行有动机从美联储借款,以满足其扩张资产的需求。在192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贴现窗口借款占美联储总资产的一半以上。由于美联储无意抑制信贷扩张,因此存款准备金要求并不限制贷款。从那以后,美国经济陷入了大萧条。随着市场利率暴跌,贷款需求几乎枯竭。银行将资金存入美联储,而不是将其用于贷款,从而形成了大量的超额准备金。美联储担心这些超额准备金可能导致信贷快速增长并最终导致通货膨胀,因此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提高了一倍,从而有效地吸收了超额准备金。然而,在1938年,美国经济再次显示出疲软的迹象,美联储转向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以刺激信贷扩张。

从1950年代到1980年代的3.220:控制货币供应

1951年,美联储恢复了积极独立的货币政策。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美联储对存款准备金要求进行了几项调整,主要是为了加强或补充公开市场操作和贴现政策对整体货币和信贷状况的影响。调整存款准备金要求逐渐成为1960年代和1970年代货币政策的补充工具。但是,随着金融创新的飞速发展,银行已成为越来越多样化的资金来源,不再局限于存款,这对存款准备金制度构成了挑战。例如,那时商业银行越来越多地依靠大量可转让的存单来获取资金。为了确保存款准备金制度的有效性,美联储开始定期修订针对市场创新的存款准备金要求,以控制银行的信贷和货币供应。但是,金融创新逐渐增加了银行竞争的压力,存款准备金要求对银行的负担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银行开始退出联邦储备体系。为了防止会员流失,美联储修改了法律,允许银行恢复使用手头现金作为法定存款准备金。尽管美联储做出了努力,但会员人数的下降并未减弱。198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货币控制法》(MCA),以解决美联储成员流失的问题并更有效地控制M1。MCA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设定为12%,并禁止美联储将其提高到14%以上。同时,马华银行还为每家银行的2500万美元首次存款设定了3%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美联储基本上没有改变存款准备金要求。

4.20世纪从1990年代初至今:作为货币政策的辅助工具

在1990年代,美联储几乎不再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1990年12月,美联储取消了非交易帐户的存款准备金要求。1992年4月,交易帐户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12%下降到10%。从那以后,存款准备金要求几乎没有改变。随着存款规模的增长,免除准备金的存款规模也将增加(见图1)。美联储于2020年3月15日宣布,将于2020年3月26日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降低至零。此决定适用于所有存款机构(请参阅表1)。应该指出的是,尽管美联储不再定期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但它仍然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作为其货币政策的辅助工具,主要是通过向存款准备金支付利息。2006年,《金融服务监管救济法》获得通过,美联储获得了支付存款准备金利息的权力。2008年12月,美联储宣布将开始支付存款准备金的利息。通过支付存款准备金利息,美联储建立了新的货币政策运营框架。存款准备金利率构成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的上限,隔夜反向回购利率构成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的下限。美联储通过提高或降低存款准备金利率和隔夜反向回购利率来达到提高或降低利率的目的(张启迪,2017)。

(2)外国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实施现状

自1980年代以来,大多数西方国家逐渐减少甚至取消了存款准备金要求。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西方国家的货币政策运作框架发生了变化。在1980年代中期至后期,由于放松管制和金融随着创新的发展,各级货币的计算越来越困难,货币供应量与经济增长之间的稳定联系也被打破。结果,西方国家逐渐放弃了货币供应作为货币政策的中介目标,从而开始了货币政策框架。通过采用"通货膨胀目标系统",货币政策调整已从基于数量的调整变为基于价格的调整。在以通货膨胀为目标的货币政策框架下,存款准备金工具的作用已大大降低,以价格为基础的工具已开始成为货币政策调控的主要手段。大多数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水平已降低到仅能满足日常清算需求的水平。其次,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弊端正在逐渐显现。随着金融创新的发展,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迅速发展导致商业银行存贷款业务急剧下降,给商业银行带来了挑战。由于存款准备金制度仅适用于商业银行,因此迫使商业银行支付存款准备金不仅增加了商业银行的资本成本,而且限制了其信贷扩张能力。第三,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功能已被取代。自1988年《巴塞尔协议》诞生以来,世界各国逐渐采用了《巴塞尔协议》。在最新版的《巴塞尔协议》(巴塞尔协议III)中,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8%25,核心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6%25。由于资本充足率要求通常为8%,高于一般国家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因此根据"短边规则",资本充足率要求已经涵盖了存款准备金系统的功能。控制信贷供应。此外,资本充足率对银行信贷的抑制作用要比同等水平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高。由于满足资本充足率要求需要根据风险来衡量资本,并且包括资产负债表外业务,因此资本充足率要求对银行信贷扩张的限制比对存款准备金要求的限制更大。此外,随着世界范围内存款保险制度的逐步建立和发展,存款准备金制度的部分财务稳定功能也被取代,这也减少了对准备金存款制度的需求。

英格兰银行是第一家放弃存款准备金制度的中央银行。1981年,英格兰银行废除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1.5%。从1981年到2009年,每家银行都根据与英格兰银行达成的协议设定自己的存款准备金率。2009年之后,由于采用了量化宽松政策,英格兰银行取消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目标的要求(ShengSongcheng,2015年)。日本银行于1957年5月建立了法定存款准备金制度。但是,其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被设定为较低的水平,很少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日本银行上次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在1991年10月。调整后,最高法定存款要求是存款准备金率为1.3%25,最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低于0.2%25。加拿大银行于1992年6月开始逐步淘汰存款准备金要求,并于1994年实现了这一目标(彭星云,2005年)。欧洲中央银行于1998年7月1日成立时,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被设定在2%的极低水平。瑞士,新西兰,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也完全取消了存款准备金要求。美联储还于2020年3月26日将所有存款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降低至零。但是,仍有大约三分之二的发展中国家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来稳定宏观经济(Federico等,2014)。此外,巴西,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主要新兴经济体经常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

(3)中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发展历史

中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是在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履行中央银行职能后于1984年建立的。专业银行,城乡信用社和信托投资公司需要向中国人民银行支付存款准备金(刘波,2011)。30多年来,存款准备金制度逐步完善,成为中国人民银行最重要的货币政策工具之一。根据存款准备金制度的演变过程,中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1984-1998:中国人民银行募集资金的方式

在存款准备金制度建立之初,中国人民银行设定了较高的法定存款准备金比率。其中,公司存款占20%,农村存款占25%,储蓄存款占40%。主要是因为现阶段存款准备金制度主要是提高资金,用于大型建设项目的融资。但是,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过高导致银行资金严重短缺,中国人民银行不得不以再融资的形式将资金退还给银行。1985年,为解决银行资金不足的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下调至10%。从1987年到1988年,为了筹集资金支持重点行业和项目以及遏制通货膨胀,人民银行两次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了进一步提高银行的偿付能力,1989年初,中国人民银行要求金融机构在银行中设立准备金帐户,以进行资金收集和支付。由于准备金率仍为5%25-7%25,总准备金率已达到18%25-20%25(盛松成,2015)。

2.1998-2004:通用货币政策工具

1998年,中国人民银行将两个"帐户"帐户合并,并统称为"储备帐户"。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13%降低到8%;各类金融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由法人统一评估;各种金融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按十天评估;调整金融机构一般存款的范围,将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存款中的代理机构团体存款和金融预算外存款归类为金融机构一般存款,金融机构承担部分一般存款按照规定的比例。作为法定存款准备金存入中国人民银行(盛松成,2015年)。

2004年3月3日:一般和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

为应对经济结构性过热,2004年4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开始实施差别存款储备金制度将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确定与其资本充足率,资产质量等指标联系起来,对资本充足率低于一定水平的金融机构实行相对较高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使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工具,同时具有一定的财务监督功能。从2006年下半年到2008年上半年,为了对冲外汇储备激增引起的流动性过剩,中国人民银行八次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人民银行四次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2010年,为收回银行系统过剩的流动性,中国人民银行六次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

4.自2011年以来:一般的货币政策工具和宏观审慎监管工具

2011年初,中国人民银行引入了差异准备金的动态调整机制。这该机制将信贷分配与宏观审慎所要求的资本水平联系起来,同时考虑了各种金融机构的系统重要性和稳健性。由于经常账户顺差仍然很大,外汇储备继续增加,因此,2011年上半年,中国人民银行六次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2011年第四季度,在欧洲债务危机的影响下,中国人民银行降低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以维持银行体系中合理的流动性。2015年以来,由于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国人民银行先后四次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以进一步提高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由于对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再次上升,自2018年3月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已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有针对性的存款准备金率的降低组合八次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以向市场释放流动性。为了深化金融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增强控制货币政策的能力,中国人民银行于2019年5月6日宣布建立``三级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新框架即将金融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分为高,中,低三个基准档,并在此基础上实施两项优惠政策。

3.存款准备金制度的作用和缺点

美国诞生后,存款准备金制度被世界各国中央银行广泛采用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维持了存款准备金制度,所以具有金融稳定性等各种功能。但是,存款准备金制度也有很多缺点。这些缺陷是西方国家中央银行在1980年代放弃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原因之一。一般来说,是否使用某种货币政策工具主要取决于中央银行对其政策成本和政策收益的权衡。因此,深入分析存款准备金制度的作用和缺陷对于判断存款准备金制度的适用性非常重要。这部分主要从理论层面分析和总结了存款准备金制度的作用和不足,为分析我国存款准备金制度的适用性奠定了基础。

(1)存款准备金制度的作用

1.维护金融稳定性

银行体系的稳定性。存款准备金制度有利于金融稳定,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首先,存款准备金要求锁定了一部分银行存款,这相当于为银行提供了一定的保护,以防止银行陷入流动性风险和偿付能力风险(Gray,2011年)。其次是存款准备金要求对顺周期行为具有抑制作用(Glocker,2019)。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不仅会影响信贷增长,而且会降低银行的冒险行为。(Andries等人,2018;Alper等人,2018)。第三,汇率可以保持稳定。当本币面临升值压力时,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可以防止本币升值并减少脆弱性(Edwards和Rigobon,2009;Stiglitz,2000)。

2.调整银行信贷和货币供应量

存款准备金工具可以用作管理信贷周期的反周期调整工具。当经济处于上升周期时,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可以提取基础货币,减少货币乘数和货币供应,从而降低信贷增长率,限制经济杠杆水平,并抑制经济过热。当经济处于衰退周期时,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可以释放基础货币,增加货币乘数和货币供应量,从而刺激信贷增长,提高经济杠杆水平并促进经济复苏(盛松成,2015年))。

3.调整金融市场流动性

中央银行可以通过更改存款准备金要求直接影响商业银行的流动性,进而影响整个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当金融市场存在流动性压力时,中央银行可以通过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迅速补充流动性并放松金融状况。当金融市场流动性过剩时,中央银行可以通过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收紧金融条件来迅速收回大量流动性。此外,中央银行还可以通过不对称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来降低特定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而达到有针对性的宽松效果(Gray,2011)。中央银行还可以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对银行资金进行集中管理,并通过再贷款和其他方式重新分配以实现资金的结构调整。

4.抑制通货膨胀

存款准备金工具还可用于稳定通货膨胀。如果货币当局打算抑制通货膨胀,则可以通过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来实现,因为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既可以降低货币乘数又可以撤回基础货币,从而减少广义货币供应量并遏制通货膨胀(Glocker和Towbin,2012年)。如果货币当局也希望在抑制通货膨胀的同时保持基础货币的稳定性,则存款准备金工具更合适,因为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不会改变基础货币的存量。

5.抑制资本流入和货币升值

存款准备金工具也可以用于抑制资本流入和货币升值。此用途在新兴经济体中,方法更为普遍。一方面,当大量资本流入新兴经济体时,它将导致本币快速升值,并降低本国产品的竞争力。另一方面,货币供应量将大幅增加,从而导致信贷泡沫。此时,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当局通常不愿加息,因为加息将吸引更多的资本流入,并促使汇率进一步上升(Reinhart和Reinhart,1999;Terrier等人,2011)。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有以下两个效果。一方面,它可以迅速收回由于资本流入而被动投资的大量流动资金。另一方面,由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通常低于市场利率,因此可以增加法定存款准备金。黄金利率等于增加了银行的隐性税收。存贷款利率之间的利差将扩大。外国投资者向国内银行贷款的吸引力不仅会降低,而且国内贷方的贷款利率也会提高。。因此,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可以抑制国内信贷,而不会触发进一步的资本流入和本币升值(Glocker和Towbin,2012;Hoffmann和Loeffler,2014)。许多新兴经济体不需要在经济疲软时提高利率来稳定汇率,也不需要降低利率以防止经济强劲时汇率上升,因为可以通过改变汇率来实现。法定存款准备金率。

(2)存款准备金制度的缺陷

1.存款准备金工具调整的同时影响,影响太大

存款准备金要求基本货币,货币乘数和存款准备金工具的使用将对银行信贷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产生很大影响。此外,由于存款准备金政策本身会影响市场预期并具有一定的周期性,因此不会经常改变存款准备金要求的调整方向,这使得央行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的程度超出了预期。影响很大。此外,由于商业银行持有的超额准备金数额通常很小,只要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即使数额不大,超额准备金也会立即减少,甚至可能不足。存款准备金。为了满足存款准备金要求,商业银行必须通过大幅度减少贷款或出售证券来调整其资产负债表。一方面,商业银行的行为将导致信贷急剧收缩,另一方面,也将引起金融市场动荡,所有这些都会对经济活动产生不利影响。

2.存款准备金调整对信贷的影响尚不确定

一般认为,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可以有效地影响银行信贷。但是,一些研究表明这种逻辑是不正确的。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不一定会导致信贷紧缩。需要满足以下条件:首先,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增加必须大于银行超额存款准备金率的减少,即银行不能减少超额存款。存款准备金率抵消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增加的影响;第二,银行支付给中央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增加额大于银行存款的增加额和债券投资的减少额。第三,银行通过银行同业存款等其他渠道获得的额外资金少于银行向中央银行支付的存款准备金的增长(李慧勇,2011)。如果不满足上述条件,将大大降低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对银行信贷的紧缩效果。相反,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不一定会导致信贷扩张。如果在经济衰退期间银行的坏账率很高并且对经济前景感到悲观,那么即使中央银行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也不会起到刺激信贷的作用。银行更有可能将获得的额外资金存入中央银行以形成超额准备金。此时,央行的降准政策更像是"推绳子"。中央银行只能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来增加商业银行的可贷资金额度,但不能控制银行的行为,从而限制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的效果。

3.存款准备金制度将导致无谓损失

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会产生成本。一般而言,存款准备金利率低于市场利率,这基本上相当于对银行征税(ZhangXiaohui等,2008)。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过高可能导致银行增加存贷款利率差。成本转移到其他市场实体,可能转移到储户(Black,1975),可能转移到贷方(Fama,1985;James,1987),也可能是银行股东(OsborneandZaher,1992)。。无论将其传送给哪一方,其利益都将受到损害。从经济实践的角度来看,存款准备金的大部分成本可能由贷方承担。由于市场上相对较强的资本供应方和相对较弱的资本需求方,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越高,对企业的影响越大。当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提高时,银行将倾向于提高贷款利率,而不是降低存款利率。在企业融资成本上升之后,投资可能会减少,这将给实体经济带来通缩效应。

4.存款准备金制度可能不利于金融稳定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文献认为存款准备金制度不仅不利由于金融稳定,它将增加商业银行的违约率并增加经营风险(HeinandStewart,2002)。主要是因为,首先,存款准备金要求不能提供额外的流动性。当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不足时,有必要在法定存款准备金支付日之前补充法定存款准备金,这将增加银行的流动性压力。因此,法定存款准备金应被视为机构的负债而不是资产。第二是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提高时,会导致追债效应。商业银行将主动提高风险承受能力,从而增加商业银行的操作风险(Ely等人,2019)。)。第三,存款准备金要求将增加商业银行的资本成本,从而降低银行的盈利能力。银行盈利能力的下降意味着资本回报率将下降,融资能力也将下降。第四,存款准备金要求将改变银行的行为,并增加不稳定的融资来源。第五,存款准备金率变化对小型商业银行的影响要比对大中型银行的影响大得多。当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上升时,由于中小型银行的整体实力较弱,它们在金融市场上处于弱势地位,更容易受到冲击,进而影响金融稳定性。

4.中国存款准备金制度的适用性分析

自中国人民银行于1984年采用存款准备金制度以来,经济和金融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因此,有必要重新审视存款准备金制度的作用及其未来的发展方向。从中国人民银行目前的态度看来,它似乎不想在继续维持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同时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到过低的水平。中国人民银行最近多次表示,降准的空间非常有限。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保持一定的存款准备金率非常必要。它不仅有助于对银行的货币创造形成必要的限制,而且还为紧急情况保留足够的流动性,还有助于稳定杠杆率(孙国峰,2019年)。但是,根据当前的经济和金融环境以及未来的趋势,不仅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太高,而且中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可能不再适合未来的货币管制需求。

(1)银行和企业的存款准备金制度负担显着增加

the在过去的经济快速增长时期,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过高使商业银行和实体经济企业产生的费用并不大,主要是因为商业银行有利可图,而企业利润却在迅速增长。但是,近年来,存款准备金制度催生了商业银行和实体经济。负担越来越明显。一方面,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对银行盈利能力的压力不断增大;另一方面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增长率的持续下降,资本收益率持续下降,由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高,商业银行难以降低资本成本。在一定程度上,这导致了昂贵的公司融资。而且,随着利率的下降,存款准备金制度的成本将越来越明显。

(2)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功能被削弱

随着中国货币政策运行框架的演变,金融监管的发展以及经济的变化,

和金融环境一样,存款准备金工具的地位和作用也逐渐下降。主要原因如下:第一,金融稳定功能不再需要依靠存款准备金工具来实现。目前,中国的商业银行普遍采用了巴塞尔协议III。结合中央银行的宏观审慎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可以通过调整银行的资本要求,LTV比率的上限和其他宏观审慎监管来实现金融稳定功能。该系统本身比存款准备金系统更为完善。实际上,存款准备金要求和资本要求本身也是重叠的。其次,中国建立了存款保险制度,对存款准备金制度的金融稳定功能的依赖程度进一步降低。存款准备金制度在财务稳定性方面的功能基本上可以被其他工具所取代。第三,中国人民银行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货币政策工具箱,可以通过多种工具(例如多边基金)来调节市场流动性,而不必依靠存款准备金工具。有鉴于此,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限也可能急剧下降。

(3)存款准备金制度调整信贷的有效性趋于下降

理论上,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可以有效地影响银行信贷,主要是因为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不仅会影响基础货币,还会影响货币乘数。但是,从实践的角度来看,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以达到预期效果越来越困难。首先,商业银行的负债越来越多样化,负债不再主要取决于存款。如果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银行可以使用其他负债来源增加负债以对冲这种影响。其次,商业银行可以通过增加创新来规避存款准备金要求的影响。例如,商业银行可以调整其负债结构,以减少受存款准备金要求影响的负债规模。第三,商业银行的资金使用不仅限于贷款,还可以投资于金融市场。商业银行可以通过调整负债结构和资本投资来减少存款准备金要求调整对其自身业务的影响。因此,目的是要调整存款储备要求对信贷的影响将越来越难以实现其应有的效果。而且,随着金融市场的快速发展,存款准备金工具的作用将越来越差。

(4)存款准备金制度运行的宏观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

中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在不同经济时期的作用不同。长期以来,存款准备金工具的主要功能是追回因国际收支顺差较大而被动释放的过多基础货币,防止进口通货膨胀并满足经济增长带来的货币需求。但是,随着国际收支逐渐趋于平衡,外汇储备几乎不可能继续增加,存款准备金工具的这一功能将逐渐丧失。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对基础货币的需求不断增加,有必要通过不断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不断释放基础货币。因此,将来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可能长期处于"仅下降而没有上升"的状态。简而言之,由于经济环境的重大变化,存款准备金工具的地位和作用趋于减弱,将来将继续减弱。当前的存款准备金制度与建设现代中央银行体系的发展要求相矛盾。随着利率市场化的不断发展以及货币政策运行框架从数量和价格调节向价格调节的转变,撤回存款准备金的历史阶段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五。政策建议

(1)大胆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至较低水平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最低利率水平为6%25,时间间隔为1999年11月至2003年8月。自2018年以来,由于宏观经济下滑的影响,中国人民银行多次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截至2020年5月,金融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平均为9.4%25,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但是,如上所述,现行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大部分功能已被取代,其重要性已不如以往重要,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限已大大降低。另外,存款准备金本质上是一种摩擦,与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方向不符。因此,为提高金融体系的效率,应继续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减轻商业银行和实体经济企业的经营负担,从而减少不必要的经济损失。但是,考虑到目前利率市场化改革尚未完成,利率传导链的传导效率仍然不理想,加之需要保持一定的存款准备金来维持银行清算,维持较高的水平比西方国家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还高。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应降至历史最低水平6%25或更低。此后,应减少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并且不应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中长期来看,随着利率市场改革的不断推进和直接融资市场的发展,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降低到与西方国家相近的水平是适当的,应采用存款准备金工具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2)继续深化货币政策框架向以价格为基础的监管的转变

目前,中国已经完成了货币政策的运行框架,从定量调控到定量和量化。基于价格的监管。该框架正在转型,并正在过渡到基于价格的监管。但是,近年来,从全球角度看,定量政策似乎再次受到关注。自新的皇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美联储再次广泛使用量化宽松政策,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银行也已开始将量化宽松的使用"正常化",这是一种非常规的货币政策。有观点认为,这可能意味着定量政策不是过时的政策。现在,欧美国家已开始大量使用量化政策,中国是否可以继续大量使用量化政策而无需进行转型?该观点尚待讨论。在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和金融市场结构下,基于数量和基于价格的政策的调控效率是不同的。一般而言,在经济发展的初期和金融市场发展不足的情况下,定量政策调控更为有效,而在经济发展进入成熟阶段且金融市场处于较高发展水平时,价格政策是有效的。监管效率更高。当前,西方国家已进入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时代,低增长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常态。基于价格的政策已经非常有限,我们只能依靠"非常规"的基于数量的政策来继续放松。换句话说,在基于价格的政策用尽空间之后,欧美国家再次将大量基于数量的政策作为无奈的选择。中国的经济发展阶段与西方国家完全不同,距离零利率时代还很遥远。以价格为基础的政策仍然是中国未来货币政策监管的最有效手段。因此,决不能改变货币政策框架向基于价格的监管转变的方向,也不应因西方重新启用量化政策而误导国内货币政策的转变方向。

(3)为基础货币交付方式的改革做准备

长期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基础货币的主要来源是外汇。从那时起,通过使用新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例如MLF),这些工具在一定时期内已成为基础货币的主要来源。但是,MLF工具需要自己付费,并且只有一些具有较高市场地位的金融机构才有资格使用MLF工具。这将加剧相对薄弱的中小型银行的生存压力,因此它们不适合作为基础货币的主要来源。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继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取代多边基金,并恢复为基础货币的外汇兑换。但是,外汇储备有限。随着中国的国际收支逐渐趋于平衡,外汇账户将不可能继续显示出趋势增长。再加上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持续下调,早晚外汇账户将被用光。一旦外汇帐户用尽,存款准备金制度将失去其意义。从中长期来看,基础货币的释放可能会逐渐从外汇储备的锚点转向国债的锚点。今后,应逐步增加国债的发行量,为撤回中长期存款准备金工具和释放基础货币做准备。

参考文献

[1]AlperK,BiniciM,DemiralpS等。关键词:存款准备金率,流动性风险,银行借贷行为JournalofMoneyCredit%26;;银行业,2018。

[2]AndriesAM,MelnicF,NistorS.宏观审慎政策对系统风险和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J]。金融服务,2008,29(1):109-114。捷克经济学杂志%26;;金融,2018,68。

[3]BlackF.有效市场中的银行资金管理[J]。中国管理科学,2007。金融经济学杂志,1975,2(4):0-339。

[4]EdwardsS,RigobonR.资本对流入,汇率波动和外部脆弱性的控制[J]。国际经济学杂志,2009,78(2):256-267。

[5]ElyRA,TabakBM,TeixeiraAM。关键词:宏观审慎政策,银行风险,异质性MPRA文件,2019年。

[6]FamaEF.银行有什么不同?[J]。货币经济学报,1985,15(1):29-39。

[7]FedericoPM,VeghCA,VuletinG等。商业周期的储备需求政策[J]。国家经济研究局,2014。

[8]GlockerC,TowbinP.储备金需求的宏观经济效应[J]。经济经纬,2014,38(2):155-159。SSRN电子期刊,2012年。

[9]GlockerC.准备金要求是否可以降低银行倒闭的风险?[J]。MpraPaper,2019年。

[10]灰色ST。中央银行的余额和准备金要求[J]。IMF工作文件,2011,11(36)。

[11]HeinSE,StewartJD.储备金要求:一种现代视角[J]。计量经济学评论,2002:41-52。

[12]霍夫曼A,LoefflerA.新兴市场的低利率政策和准备金要求的使用[J]。经济经纬,2013,28(2):155-159经济学和金融学季刊,2014,54(3):307-314。

[13]詹姆斯·克里斯托弗(James,Christopher)。关键词:银行贷款,唯一性金融经济学杂志,1987,19。

[14]OsborneDK,ZaherTS。关键词:存款准备金,银行股票价格,银行贷款的唯一性银行杂志%26;;金融,1992,16(4):799-812。国际金融杂志%26;;经济学,1999,4(1):27-54。

[16]StiglitzJE。资本市场自由化,经济增长与不稳定[J]。世界发展,2000年,第28期。

[17]TerrierG,ValdesRO,MoraCET等。关键词:拉丁美洲,倚重风向的政策工具[J]。一世MF工作论文,2011,40(21):3839-3856。

[18]季敏,牛木宏,陈德文。存款准备金政策的创新[J]。中国金融,2016(01):59-61。

[19]雷学军。关键词:法定存款准备金制度,演进,对中国的启示李惠勇。当代经济,2013(03):110-111。

[20]存款准备金率上限分析[J]。银行家,2011(04):38-41。

[21]刘波。中国法定存款准备金制度理论与实践[M]。中国金融出版社,2011年。

[22]彭星云。关键词:全球法定存款准备金制度,演变,对中国的启示国际经济评论,2005(03):51-56。

[23]盛松成,翟春。中央银行与货币供应[M]。中国金融出版社,2015。

[24]孙国峰。关键词:三级两优,储备率,构筑新框架中国金融,2019(17)。

[25]王为强。关键词:世界各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降低或取消国际金融研究,2001(06):26-29。

[26]徐俊阳。关键词:国际存款准备金制度,演变,启示青海金融,2015(02):34-37。

[27]张启迪。次贷危机后美联储货币政策运行框架的演变及启示[J]。债券,2017(06):59-65。

[28]张小慧,季志宏,崔勇。关键词:储备,储备税,货币管制,1984-2007[29]经济研究,2008(7):65-77。

[29]中国人民银行克拉玛依中心分行研究组彭江。我国存款准备金制度的发展与完善建议[J]。金融发展评论,2014(10):130-139。

储备要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摘要:本文首先系统地ly总结并总结了储备需求的发展历史和现状。由于货币政策运作框架的变化,准备金要求的弊端已逐渐显现出来。此外,储备金要求的功能已被替换。西方国家基本上已经放弃了使用存款准备金工具。之后,对准备金要求的研究表明,它不仅可以保持金融稳定,而且可以调节银行信贷,货币供应和金融市场流动性。此外,它还可以抑制通货膨胀,资本流入和本币升值。但是,准备金要求也存在缺陷,例如过度的政策调整,对信贷的不确定影响,不必要的损失以及可能对金融稳定产生不利影响。中国的储备要求不再适用能够满足未来货币政策调控的需求。首先,储备金要求的功能被削弱了;其次,准备金要求调整信贷的有效性趋于下降。第三,准备金要求给银行和企业带来的负担显着增加。第四,准备金要求运作的经济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今后,中央银行应大胆降低准备金水平,继续推进货币政策框架向价格调控的转变,为货币基础投放方式的改革做好准备。

关键字:储备金要求;货币政策;货币供应

张其di,金融学博士,首席财务官,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微信公众号:wallstreeteco

[来源:Net](:赵鲁RF13155)


以上就是科创板火速开板张启迪:存款准备金制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茗俊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全球稀土供应缺口持续扩大,国内稀土企业将受益
简介:自六月以来,一直沉默长期以来稀土价格开始上涨,镨、钕、镱、铽价格持续上涨。截至6月中旬,氧化镨、氧化钕出厂价为34.4万元...
禅游科技IPO发行1.8亿股预计4月16日上市
4月4日,资本报讯,禅游科技发布全球发售公告。本次IPO全球发行总股数1.8亿股,其中香港发行1800万股,国际配售1.62亿股...
北信瑞丰基金首推新品,河南中品今年债券违约。
9月3日,国都获悉,北新瑞丰优成长将于今日发布。基金在风险控制适度、流动性良好的前提下,通过选择业绩增长良好、质量有保证的上市公...
中都物业新服务合同纠纷案4月15日开庭审理
4月12日,国都获悉,浙江中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都物业)开庭审理。本案的起因是服务合同纠纷。原告为中都物业,被告为陈树...
重的!【广发战略联动18大行业】全行业分析疫情危机与机遇
策略:03是一面镜子,比重刻历史更多思考(1)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资本市场的影响不能简单地重演整个过程2003年由于...
嗨,提一下家里的新能源指标,选宋Pro EV
9月,公布了北京市面向无车家庭发行的2万辆新能源乘用车指标排名,可登录北京市乘用车指标监管管理信息系统网站查询。符合条件的用户可...
20保时捷Panamera提供动态经典超级跑
2020款保时捷Panamera作为保时捷旗下的五门两厢车,也是保时捷首次发布的四座车型,融合了保时捷的优秀血统。想造一辆大尺寸...
当我修理飞机的时候,我不能修理手表。...
点击汽修案例关注顶部,获取正时书点击阅读!修车十几年,为什么自己当不了老板买车容易,修车不容易。对于一些业余车主来说,修车的过程...
无论是美貌还是才艺,都体现了优质的生活!华为智能屏幕X65是高端家居的最佳选择
如今,人们对生活的追求不仅仅是满足于简单的衣食住行,对整体生活质量也有了更高的追求。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投入了更多...

友情链接